很多人买了玻璃电热水壶后,也不只是知道雪涵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19-09-18 点击:

很多人买了玻璃电热水壶后,使用一段时间后会有一层白白的水垢,总怕有什么有害物质。下面给大家罗列去除水垢的方法:
1、可倒入浓度为1%的小苏打水500克左右,轻轻摇涮,水垢即可除掉。
2、用醋250克,烧热后灌入热水瓶内,浸泡几小时,再上下、左右摇晃,瓶内水垢就会脱落。
3、取5克柠檬酸放入水壶内烧开后浸泡24小时,再摇动就可以清除瓶内的水垢。
目前这三种是我们最方便且常用的方法,为了广大用户的健康考虑,帝盛斯电器将每台玻璃电热水壶配置2包除垢剂,帝盛斯深知,水,空气,阳光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条件,也以健康饮水为己任,为广大亿万用户的健康饮水保驾护航!
佘山这边雪涵更是变相成了佘山的守护神,当然少不了玉轩月的宣传,毕竟死了一个阎罗王,折了一个鬼族,佘山难免一下子就变成了舆论众矢之。雪涵是没人敢惹,但玉轩月这边也就是一群妇孺而已,这就加深了玉轩月更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便宜守护神,雪涵又何尝不知玉轩月什么意思,便表了个态。

  佘山毕竟是他雪涵的地盘,当不当这个便宜守护神也没什么意义,毕竟佘山好护,人可就难护了。雪涵瘫坐在橘子树下,嘴里咬着一半静一给拨开的橘子唠叨着。

  “您可不要这么说,您的大名放出去,起码寻常小鬼不敢上门。”玉轩月一脸官方微笑的给雪涵到了一杯花茶,放在桌子上推到雪涵面前。

  能怪谁呢?雪涵不免皱皱眉便是无奈,谁让是自己造的孽呢,况且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总归到头自己是欠着他的,一报还一报,还了这情分日后便没什么瓜葛了。

  雪涵浅尝了一口花茶,不由小小惊喜,“嗯?后山的马龙草?你挺会喝嘛,这茶很少人知道。”

  龙马草只有佘山有,当年哥哥与雪涵经常一起小憩时品尝一番。

  玉轩月了有深意笑了笑,撩人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他能有十足把握留住雪涵,也不只是知道雪涵有亏与自己,自己手里更是有雪涵绝对不会拒绝的筹码。

  雪涵很不喜欢这种吃不准的感觉,因为雪涵发现玉轩月只要有坏主意必定眯眼睛。

  玉轩月没有在意雪涵的不耐烦,只是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茶具,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筹码。

  雪涵从来不亲近焚兰,甚至是话都不主动说一句,一天到晚和静一瘫在离宫,对比山下的热闹,离宫只显得更加落寞,雪涵倒是怡然自得。

  对此玉轩月对于雪涵的凉薄从不多过干涉,毕竟雪涵本就不主动亲近任何人,若想和雪涵打交道就得主动。

  雪涵歪在躺椅上,手慢条斯理的顺着静一的毛,宽大的袍子拖着地,一条腿垮垮的搭在另一条腿上,旁边熏香炉里弥漫出清甜的桂花香。

  “您先看一下再说。”玉轩月又摆出一副意味深长欠揍嘴脸,回头以示少年郎。凡人就是花花肠子太多。

  只见一个少年郎蹑手蹑脚的进来了,目光注视着雪涵的目光有些炙热,在少年郎的心里雪涵就像偶像一般,那日一棍子打死阎罗王。

  男孩有些兴奋激动,今天有幸能被召见,这宛若私人握手会一样,回去都可以向旁人炫耀的。

  雪涵本毫不在意,一个孩子而已,能算的上什么大礼,但当雪涵抬眼打量时,顿时神情大变,瞬间站起,吃惊的瞪着少年郎。

  记忆中的那个人已经在大混战初死去了,那个自己的至亲之人,自己的哥哥雪逊。

  雪涵疑惑的瞪着少年郎,恨不得一眼就要看穿这个人,恨不得看穿这个人的所有,可突然雪涵好像想到什么,便开始来回踱步。

  这个孩子同雪涵哥哥一般模样,但又同时想起记忆中的另一个人。

  少年郎眼睛是浅色瞳,卧蝉眼,左半边脸满封印伤疤,像蝮蛇一般从额头直达脖子,露出的脖子上、手上尽是疤痕,但仔细看就能发现疤痕里都是密密麻麻的墨色封印符文。

  “你叫什么名字?”雪涵问。

  “大人,小的名叫梵。”对于雪涵情绪的大起大落,梵有些懵,更多的是慌张不知所措,是否是自己吓到偶像了。

  “玉轩月你什么意思?”雪涵有些激动发抖,但要忍,这个孩子从哪里来,玉轩月把这孩子带给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旁的静一也对着玉轩月竖起的后脊柱的毛,等待雪涵一声令下便随时攻击玉轩月。

  “大人切莫着急,此事说来话长。神界新旧更替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时局都动荡不已,各方都剑拔弩张,我们佘山更是不敢有大举动。自从收留这些焚兰后,时不时就会有人把孩子送来,不为别的,就贪图一个平安,我也就偷摸都抚养起来,而这孩子是一个黑衣蒙面僧人送山上来的,僧人把孩子交给我时说,这孩子与您有莫大的瓜葛。也因是佛家僧人送来我才斗胆给这孩子取名为梵。”

  这些话没有避着梵说,因为很多孩子长大后也是极其难见到自己的身生父母,唯一的念想便是当初送自己来佘山的人事物,以及自己名字的含义。

  太多旧神都没有上生死簿,若说死,便大都是灰飞烟灭了,当时雪涵知道雪梵死掉的时候,崩溃的不成样子,现如今看到梵,雪涵心中虽很多疑问,但也没有满心欢喜,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五味杂陈,生存之道告诉她,若是有关佛家,有些事情就难改变了。

  先前佛家从天竺迁来时,就来拉拢过他们兄弟二人,那时佛家还是可以吃肉的,但规矩不少,他兄弟二人又懒散的很,便回绝了佛家。没想到如今兜兜转转又与佛家沾上了,不过据听说佛家现在不让吃肉了,而且规矩更多了,雪涵吞了一口口水。

  虽说这事情与佛家牵扯上,佛家也都是些了花花肠子的,不知道到这其中有什么更大的阴谋,太多事情都在雪涵的意料之外了,这让雪涵心里在佛家的小本上狠狠的记了一笔。

  “玉轩月我真的会怀疑你是不是长了个九窍玲珑心,事事算的比静静都清,那事答应你便是。”雪涵说。

  “哪里,这算不上什么条件,大人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玉轩月一如既往的眯起桃花眼。

  雪涵没有过多询问,有道是说多便错多,先不知玉轩月知道多少。他自认一个聪明人,便是不必什么都清楚,有时不知便是知,知便是不知。

  片刻雪涵重新一脸淡然的静静坐着,慢慢沏茶、细细品茶,独眉宇间还是云雾缭绕。

  “玉轩月啊,你没起一个正式一点的名字吗?难道一直让人们叫这些孩子【对半货】?”

  “那请您赐名。”玉轩月沉默片刻,便笑嘻嘻的把皮球丢回给雪涵。

  “就叫【焚兰】,兰艾共焚。兰为香草,艾为臭草。世间容不下的,便是焚不尽的兰。你觉得呢,梵?”雪涵低头喝着花茶,茶如喉间,唇齿留香。

  玉轩月停下了手上的活,抬头注视着雪涵,嘴角微挑,浅笑。

  被突然点名的梵愣了愣,满脸灿烂,只觉雪涵真是佘山的大贵人,不仅保护了佘山,还可能与自己的身世有关,还为他们起了只属于他们的名字。

  “极好,极好,大人都是极好的。”梵说。

  雪涵恍惚间仿佛真的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哥哥平日里也是喜欢两个极好连着说,不由的嘴角也有了少有的弧度。

  安静窝在雪涵腿上的静一突然抬起头,“李丽静他们来了。”

  静一的感知力非常好,甚至比雪涵也还要强,雪涵常常说,这是本能,不能拿来比较的。

  安静的环境里,静一的突然一声把玉轩月与一直懵逼的梵都吓了一跳,毕竟静一太少说话了,冷不丁说一句,少不了吓一跳,当然雪涵对这是已然习惯了的。

  玉轩月正准备起身回避,便见李丽静已经三步两步进到跟前,在雪涵面前单膝下跪,眼神却急速在玉轩月身上剜了一眼,方才低下了头。

  “王上,有要事。”李丽静边说边用眼睛又剜玉轩月一眼,估计如果雪涵不在身边,玉轩月便被生吞活剥了。

  “那个,你们先忙,我先回避一下。”玉轩月杵在那里左右不是,问题是李丽静直瞪他,都没看梵一眼,求生欲告诉他,现在、立刻、马上、逃!这里很危险!

  李丽静的仇恨与鄙视都是有物理暴击伤害的,直觉拼命在告诉玉轩月,若不快点溜这个女人真的能把自己活撕咯。

  玉轩月小心翼翼的请示着几位惹不起的大佬,边说边往后退。

  雪涵也懒的为难玉轩月,抬手摆摆,放了玉轩月一条生路。

  这简直死刑后的特赦令,玉轩月不免小确幸,一溜烟便没了踪迹,但他走的时候可没带走梵。

  “说事。”雪涵闭眼沉思,这几天事情接连不断,倒是有些后悔从神庙出来了。

  “自从您上佘山不久,江湖上就流传一句话。前日有个黑衣僧人上门,还留了一个字条,上面也是那句话。”李丽静从袖子夹层里拿出一张小纸条,递给雪涵。

  又是黑衣僧人,怎么哪里都有这个家伙的身影。

  雪涵打开纸条上面写着,【和平无英雄,雪落无第一,蛇遇贵人护,世间万象更。】

  “昂?这个臭和尚坏的很啊!”雪涵气哄哄的纸条甩在地上,拿起已经凉了的茶水猛的一口全灌了下去,而后便把茶杯摔了出去。这种人为故意炒作的流言,都是很有针对性的,若江湖上的流言也是这个黑衣僧人散出去的,那对佘山就太不利了,毕竟这破字条信息量太大了。

  “万象更!万象更!这个臭和尚,这明摆着这是要拉我下水啊。”有些事通透和知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知道的太多可能瞬间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太多旧神被各方势力收归所有,此消息若是满天下都是,怎么办?一个两个旧神好说,若是联合呢?他才苏醒没多久,最多就虐虐像阎罗王这种根基薄弱的小神。

  “王上,我们不在您身边,您要保护好自己。那凡人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东西,您可得当心这点。”李丽静热切的看着雪涵,边说还边冲着玉轩月离开的方向又白着眼剜了一下,“您也是知道的凡人都不是什么善茬,您又何必久留于此呢?若是您想要回佘山,我们代您收了它便是。如今您还和这些‘对半货’牵扯上。他们这是要捆绑您,都是些个利益为重的小人,您万不可步了雪逊大人的后尘。”李丽静她很担心,如果连王上再出什么事,那雪氏可怕是真的会散。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