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电热水壶安全吗?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19-09-18 点击:

电水壶可谓是家喻户晓,它使用方便而且安全性能高,所以一直被受消费者的青睐。现在电水壶不仅讲究实用,而且外观也得让消费者赏心悦目,缓解消费者的疲劳的视觉才能促进更好销售。

也可以说我们更了解用户的需求。

      其实,玻璃壶体采用的是耐高温沸腾的高分子材料玻璃,通透可视,方便消费者观察壶里的情况。玻璃壶体底部直接粘结着发热盘,而且还设置保护元件,避免水壶过热而引起安全事故。有的还采用硅胶垫和密封圈紧紧地贴住玻璃壶体的下端,一方面是为了更加方便地对玻璃壶体进行拆卸和更换,另一方面还可以达到防漏效果,具有防高温作用,同时也符合饮用卫生标准。
      玻璃电水壶利用最新的耦合器结构,安全耐用。它采用的是360度导电环,任意角度摆放都可以进行通电工作,具有手动和自动的功能;使用双微动银接触点压力开关,当水壶中的水量太少低于最低水位或者壶里没有水时,水壶自动断电,防止干烧;当您提起水壶的时候,它也会自动断电,您也就不用去担心是否已断绝电源。

      玻璃体电水壶,壶体通透可视,具有环保节能,热效能高,没有辐射,安全可靠和使用方便的特点,是家居必备的煮水电器,它还适合在聚会和茶道等场合使用。

 

  要去佘山了,就不得不说占山的玉轩月,他身上有一段不得不说的奇遇。

  这玉轩月本是个柔弱书生,满脸书卷之气,更是手无缚鸡之力,比起寻常田间劳作的男子更是阴柔不少。

  家在蛇州,在当地算不上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祖辈都是经商之人,但也没多景气。玉轩月心不在经商,只想出入庙堂,家里男丁众多,玉轩月上头还有两位哥哥,加上他只是个庶出的,家里便许了他弃商从文。

  苦读数十载,玉轩月便独自出发了,进京路途遥远,玉轩月没带太多盘缠,倒不是为了省钱,而是家里就没给,如此便不打算坐车走官道,只得自己壮着胆子走了山路,山路是小道也是近道。玉轩月心想着不走夜路便是碰不上那些野兽悍匪。可他哪知荒郊野外的,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简直就是夜晚行走的美味。

  夜晚凉风习习,玉轩月靠着树朦朦胧都快睡着了,只听一声轰隆,一只巨大的怪物从天而降,满身是血,一甩身血溅的哪都是,许是因为负了伤神志不清,易或许是杀红了眼,抬眼便看到了玉轩月,哪还管什么三七二十一,本能杀心顿起,也不由的他逃跑,一口便咬死了。

  一命呼呜的玉轩月迷迷糊糊之下跟着小鬼便到了黄泉,领了碗孟婆汤正要喝,被旁边的鬼推嚷了一下,才猛然清醒过来,见四周都是各式鬼怪、魑魅魍魉,一介草民哪里见过这阵仗,慌乱间端着孟婆汤就踉跄下掉了队。

  阳间何时止戈?阴间何时止戈!

  那些士兵就算是死去了也不甘心,到了这死地还要继续打。鬼族管理一向松懈,时常乱作一团,鬼吏都忙着看热闹,很少插手,有时还会以此做赌。所以偶尔溜几个鬼魂也没人管,反正溜了的鬼魂大都会被恶鬼吞噬,就算有能力和运气回到阳间的,也难逃道士与和尚的捉拿,也就更加没人管了。

  这边慌乱之间玉轩月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是到处都能听到凄惨的鬼哭狼嚎,只觉恐怖十分。便往这人迹罕至之地逐渐深去,转角拐弯,拐弯转角便见一处楼阁门开着,那还管的了许多就猫着身子偷摸溜了进去。

  他进的地方便是地府中重要的地方之一,生死楼。

  新神分界时,但凡是在三界之内,五行之中的,不论各路神仙,还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在这里登记在册,当然其中除了那些旧神们,毕竟谁敢去招惹呢。

  活的再久,也终会死去,也都会投胎转世,重新开始新的轮回,而这里便是记录这些的地方。生死簿十分详细,神界、鬼界均有记载,而当中最为混乱的,最杂的便是人界,妖魔之辈不上道,分界之时就没算上,便使的人界除了人族其他几族都在这里也都有一席之地。也因此人族的生死簿往往这一页还是凡人,下一页便是妖魔鬼怪了。

  或许是去看热闹了,也或许是去偷懒打盹了,这里竟没有一个当班小鬼看守,也就由着玉轩月这般肆意妄为。

  生死楼里满是各式琳琅满目的柜子,不同的柜子也是有主次地位的。

  玉轩月在一个别致的柜子前停下了脚步,其他柜子都是各类木料做的,就连鬼族自己的也不过是墨玉混着金丝楠木做的,而眼前这个柜子却是一整块绯红鎏金玉镂空雕刻而成,华丽贵气,而上面的吊牌赫然是“神”。

  玉轩月满身是血,但也多半是那兽的,只有少许是他自己的,毕竟他是一口便咬死的。

  玉轩月站在这个柜前显得极为突兀,伸手要拿柜上的生死簿时被电了一下,电流不大,但十足让玉轩月麻到了后脚跟,该是封印屏障。

  这也极大的引起了玉轩月的兴趣,转头把孟婆汤碗放到一旁的桌上,指尖还有些酥麻,本能反应的胡乱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但身上也都是先前那兽的血,就没块干净地方,无非就是把手上的和身上血摸的均匀了点,说来也奇怪,再向着书柜伸手时,倒是没被阻拦了。

  玉轩月便兴冲冲的拿了一簿开始翻阅,时间一点点过去了,玉轩月也看了好些簿了,刚又拿了一簿新的。这簿有些俗气,外皮是金子做的,内部纸每张是用香熏过的,字也是填的金箔的,各方面都在完美的诠释着它的奢华尊贵。

  翻开第一页,上面的名字便是响彻整个九霄的神族天帝【罄】。

  玉轩月一直以为这都是些画本子,虽和常日里看的不一样,但也别有一番氛围。

  各路神鬼他虽是没见过,但逢年过节很多都是要祭拜的,看起来代入感便是极佳的。

  地府的鬼火忽明忽暗,实在不适合看书,玉轩月便兴致勃勃的拿着簿凑近桌上的灯想看的真切点,但太专注完全没看到自己的破烂袖子刮倒了桌上的那碗孟婆汤。

  手忙脚乱之际,玉轩月湿了自己手上的神族生死簿,几连行的字迹刹那间消个干净。

  只听说孟婆的汤可以让人忘却前尘,但第一次见孟婆汤还能消除生死簿的字迹。

  玉轩月脑子里突然闹出一个胆大的念头,抬手准备提笔补字,却又停了下来,思索片刻。

  照这生平,这罄虽为天帝,却是一个贪婪的无耻之徒,害死了不少人神,就连自己妻、子都痛下杀手,反正要改,便改他几笔,添他几笔,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更何况改了也没人知道是谁,与其让这种天帝为祸世间,不如自己替天行道。

  此刻的玉轩月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手握天下的豪客,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片刻后便把改完的生死簿丢到旁边晾着了。

  桌上原本的那簿刚刚也湿了,封皮上写着“蛇州”,那正是玉轩月的老家。

  玉轩月翻到自己那页,越看越恼,自己大好年纪莫名横尸,为何那些浑浑噩噩之辈却长命百岁,一气之下玉轩月便拿起了一旁的判笔。此刻的他完全没考虑到之后的后果是如何的~

  “天帝那般可憎都能长生,我为何年纪一腔抱负却亡故异乡?既然我今天在此,便是天助我也,为何不改!”

  玉轩月怒火中天的刚沾笔题字,油墨顷刻间纸上晕染开了,刚写完便外面传来动静,该是偷懒的小鬼回来了,玉轩月这才惊觉不好,猛地站起来。

  听的小鬼的动静越来越近,玉轩月慌乱间也不知该躲到哪里,就在这时,呼的一阵怪风呼啸而来,整个屋子的生死簿被这怪风吹的到处乱飞。怪风过后,已是没了玉轩月的踪迹,只剩一片狼藉和那已经碎了的汤碗。

  回来的小鬼惊恐万分,看守生死阁这么多年,哪里见过这场面,更是也不敢声张,毕竟闯出这么大祸,自己怕是要入十八层地狱,魂飞魄散的。小鬼只得偷悄悄把此事压了下来,赶紧规制了一下,慌乱间也没有发现有几页被改掉,而玉轩月又哪里知道自己之后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只当这些都是南柯一梦中的话本子而已。

  飘飘乎,玉轩月回到了阳间,良久玉轩月才还魂过来,看自己衣服破烂不堪,满身是血,许久才回过神来,可一时间又分不清是自己生死弥留之间恍惚到了死地,还是自己的劫后余生的惊恐之梦。

  眼看时间已经来不及进京赶考,玉轩月只能收拾了一下动身回了蛇州。

  而这边鬼吏按着生死簿上的标注稀里糊涂的收了天帝罄魂魄,事后阎罗王大怒,地府更是为此动荡了一段时间。

  归途漫长,玉轩月已是身无分文,又加上身上满是泥泞,整个就一个要饭的,加上连着好几日都没进食,整个人消瘦像个秸秆,干巴巴的,身上更满是或深或浅的伤痕,有不少是一些熊孩子用石头砸的,身上的衣服变得宽大了不少,破破烂烂的,混着血渍和污渍,因为这些污渍让人都认不出玉轩月,毕竟这哪里是二十出头的少年郎模样。

  路上因为身上伤的缘故,一直走走停停,故而十多天的路程走了一月才到家,这般落魄的样子让玉轩月在蛇州成为了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日子一年年过去了,玉轩月才逐渐发现自己只会受伤,会生病,但不再老去,更无法死去。

  有一年的大年初一玉轩月离开了蛇州,这一走便是百年。

  玉轩月性情凉薄,对很多人情世故没太多在乎,或者说他是一个自私的人,死地走了一遭,唯独改了天帝与自己的,玉轩月回了蛇州没有和任何人说自己这一遭的见闻,没和任何人说,因为没有人想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家里看重的是哥哥,毕竟是要嫡长子来继承家里的生意,本就不看重的玉轩月,进京赶考还一事无成,回来时竟如同一个乞丐,这没少让玉家沦为众人的笑柄。外面嘲笑了,家里便更是冷落,这也促使了玉轩月的性情愈发凉薄。

  玉轩月这一走便是百年,这百年里,玉轩月结识了不少神魔鬼怪。

  这些年里,极大的丰富了自己的阅历,这是寿命长的一大优点,但缺点就是他的修行方面能力全无,到头来不过还是一介凡人,或许这也是永生的代价吧。

  当回到故土后,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的故人如今都化为了一捧黄土,就连朝廷也都改朝换代了。

  玉轩月回到蛇州时,新皇正浩浩荡荡的选皇妃,人们均想沾沾皇气,好让自己全家一步登天,当然这对于如今的玉轩月俗了些,他如今自是看不上这些虚的,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这些年里,玉轩月发现各界各族都明文规定不能通婚,可哪里又安耐的住爱情的小火苗。各族对于通婚都是各执一词。好一点缩短双方的会面时间,次一点永世不能相见,严重者便是双方都处死,这其中都是只涉及到了双方。而这些混血的孩子,各族鄙称为【对半货】,孩子的问题是上不了台面,一旦发现立即处死。

  大人们爱的死去活来,到头来苦的却是孩子们。也是因为父母种族不同,这些混血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缺陷。

  这世间更是没有这些孩子的一个安生之处,这让玉轩月联想到了自己,自己的母亲是大夫人的陪嫁丫头,一次因为父亲病重,自己母亲便被用做冲喜丫头,不出半年,母亲便有了生孕,本来以为苦日子到头了,可没成想难产要了母亲的命,独留玉轩月一人于世。大夫人有两个儿子,自己不过是妾室出的,自是家里不用指望玉轩月做什么,没指望便是不看重,不看重便少不了冷落,家里便是一个下人也是敢怠慢玉轩月的。

  玉轩月不喜欢家,但却渴望温暖,他希望可以改变这一状况。这也就是玉轩月要回蛇州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蛇州的蛇山上有一位三界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的主,这便是大妖怪【雪涵】。

  据传说雪氏是与女娲娘娘同时期诞生的旧神,后因为新神的不断诞生,旧神才渐渐退出历史舞台,雪涵便是在那时在蛇山落的脚。

  数百年前大混战,是神族对旧神展开的大屠杀,雪涵不幸中了奸计被擒。后几经周折,在蛇山脚下悄无声息多了一座神庙,庙里供奉的便是雪涵金身。

  这雪涵是旧神,力量也是极为强大,毕竟很少有哪家妖魔鬼怪,就算神仙也未必敢把自己真名喊的全世界都知道的。但雪涵也是的极好说话的主,毕竟各路神魔鬼怪的口碑可不是吹的,力量又强,又好说话,如今蛇山又是空的,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啊。

  玉轩月便顺势偷摸占了蛇山,在山上慢慢收养了不少遗弃混血,到后来有不少人都直接生下孩子便送到蛇山。

  起初各族都准备直接对这个自不量力的凡人下杀手,但奈何玉轩月三天两头的往雪涵的庙里跑,搞得貌似还挺熟的样子,实则就是腆这个脸,去了闭着眼睛瞎唠,反正也没人回应。时间一长,各族也就搁置了,最多偶尔去骚扰一下,毕竟雪涵的人谁敢动,虽说雪涵如今不敌当年,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雪涵身后的关系网更是十分绵密的。

  没几年,蛇州被皇家赐名为凤州,据说是蛇州出了个皇后,人们传可能因为皇家不喜欢“蛇”字,为了避嫌蛇山也跟风改名为佘山。

  凤州红极一时,全天下都知道当朝皇后出自凤州,全天下也都知道佘山收留世间所有的混血。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